写作可是很难的事呀。你要安排一个主题,又不能直截了当暴露你的意图;你要安排事件,又要给它们的发生编造原因;最后,你要塑造人物,为此你要花尽心思揣摩读者的心理,你要知道人们爱什么,知道他们恨什么——这样的任务庞大而沉重,每个人的好恶总和世间的平均标准有偏差。而就像当你过久凝视一个字,你就会不认识它一般:当你过久凝视人心,你也会迷失在迷宫中,无法览尽全貌、把握大局。

评论

© 白海黑恶势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