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神话:无尽末日沙漠

Drop努力将丝绢牢牢拽紧,防止漫天黄沙会侵入进周身这一块安全区域。可是这是徒劳的,因为他是人类,不会死的人类,可还是人类,人类是什么?是两条腿,两条胳膊,一个躯干,一个头,头上有七个孔。身体里有百分之七十左右都是水。人若脱水严重,就会死去,Drop不会死去,他会从空气中汲取水分,源源不断地汲取微量水分。每一次呼吸就伴随撕裂毛孔的疼痛。人疼痛过久会麻木,Drop不会,因为人类的身体有自我保护机制,他不会死,他的身体一直保护他,对于外界造成的不适,他永远不习惯。
人类只能穿人类的衣服,用自己的智慧来在大自然中保护自己。所以黄沙从Drop脚边的袍襟内蹿上他的衣服内,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自然是博大的,自然是构建得完美无缺严丝合缝的,亦或是混乱混沌的,这些以人类的脑子理解起来还差一大截。黄沙漫天狂卷,目之所及都是黄茫茫一片。苍穹如此,大地也如此,这片沙漠是广袤博大没有尽头的。烈日当空悬挂,没有凉爽的夜晚,这里永远是正午,炙烤着Drop的正午。
有没有除Drop以外的人类呢,尚且没见过。有没有除Drop以外的生物呢,尚且没见过。这里虽然又宽广又宏大,但是没有比这里更促狭逼仄、令人窒息的地方了。
Drop为什么在这里?他要做什么?他有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他记得他似乎是有父母,有亲戚,甚至还有个姐姐的。但是那都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他所有的清晰记忆,都是他在这片沙漠中跋涉。他不需要吃,不需要喝,也不能够睡,当他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久,脚下的沙子就会将他烫伤。
他只能走,永无止境地走。

后记:这种不断受难的桥段很熟悉是不是?比如悬崖上被啄肝的普罗米修斯,不断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

神话是一种描述宇宙状态的叙事。这个场景给我带来的感觉是从小煎熬着我的一个元叙事之一。它是怎么来的,我在《〈三体〉读后感》中写过了。
后来,我得知同样的情感也萌发在别人身上过,那个人叫陈星汉,他在游戏《风之旅人》中,淋漓尽致地让玩家感同身受了。


评论
热度 ( 1 )

© 白海黑恶势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