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读后感

我用了四天时间读完《三体》三部曲,在读的过程中总是一边读一边意识到这套书会给我带来一生的影响。


在很我很小的时候,那是幼儿园大班、即将升入小学的光景。我已经学了很多字,也看得懂电视新闻,对周围的新鲜事物总是接受得很快,并且开始思考死亡之类的事情。一天上午上课的时候,幼儿园女老师问我国最近发射的航天飞船的名字。这时,坐在另一个组的小男孩举手后站起来说:“神州IV! ”,声音朗朗。


在老师带着赞赏之情让他坐下之后,她开始述说我国国家航天科研的前几个产品。我在那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恍神。一直以来酝酿着末日情感从某处流淌开来。我们现在处于和平年代,我周围的人和我的想法一样,国家繁荣昌盛,处处歌舞升平。这样的未来一眼能后望到尽头。就像正午的沙漠中,你能看得到这个世界的全部构成——天空、艳阳、一模一样的沙,旷阔、平坦而无趣。我的人生的每一处都是和现在所站的地方相同。


童年是没有机会面对长大后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烦恼的,因此特别空旷。这种在沙漠中抬头就能望见大太阳的末日感伴随了我整个童年。因为太闲了,没有危机、没有兴奋、没有对身为人切身的实感。我开始对未来担忧,我的人生什么时候才能像父母姐姐爷爷奶奶其他亲戚一样、像他们所说的“辛苦”。我知道长大了就会有,但是等待实在是很熬人。我有的时候不禁幻想,如果我能出生在古代就好了,那里有战争、有流血、有死亡。


后来我身处一个和平环境久了就会不安分,也许是末日感是我这个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最近、最百无聊赖的最近,我终于有时间把《三体》拾起来读。


最初接触《三体》是B站上的月番《我的三体》,由于久仰大名我看到这是一部根据《三体》改编的动画以后就立马点进去看了。看到三日凌空的时候被震撼了一下。但是还是看不太懂。翻起书来便马上明白了。《地球往事》前面的东西动画里多数讲过了就跳过,看到人体计算器“秦一号”的诞生,我已经吃惊到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泛了起来。


但是大刘马上告诉我这种小小的想像品不算什么,“古筝行动”已经让我重新认识到了纳米材料这个学科的超现实性。我哪里知道我的想像力匮乏到什么地步,居然还把这个点子当宝一样反复咀嚼。“面壁计划”中的前三个被破壁人揭露时一个比一个骇人,章北海的高大形象毅然竖立在我心中,罗辑的宇宙广播和黑暗森林法则的提出又一次刷新了我对逻辑推理的认知,我甚至以为水滴攻击将会是整本书中我读到的最高级的战争,而向内生长的城市树已经把整套书的基调由苦难的文革洗刷成光鲜亮丽的未来美好生活(书看到这里我才觉得三体多少有了点通常科幻小说的特征)。换成我又怎么可能从叶文洁的两句话两个短词里推理出一个宇宙社会心理学基论。三体世界和地球世界的交好已经能把我感动出泪水,而《死神永生》再一次颠覆了我的认知。想冬眠就冬眠的程心、说翻脸就翻脸的公众和新闻媒体、想送程心星星和小宇宙就送的云天明,特别有黑老大气质的维德,白ICE噩梦中邪恶又喜感的丁仪,和“古人”、“公元纪年”、“你们那时候”“孩子们”、“我查了下档案,那xxx活了100多岁”和描述未来生活文字的混搭用法,其魔幻现实、时间跨越感已经直逼《百年孤独》。高way的保险公司拒绝理赔之理由,使我突然明白了科学推动哲学是怎么回事儿。云天明的三个童话让我不觉间入迷,这样的事故从书里抽离出来当作独立童话看也是很优秀的著作。而此时最终极的还没有来到我面前:二向箔是太阳系空间如瀑布跌入二维世界的入口,曲率驱动飞船把程心和艾AA送入DX3906(那些会走的蓝草和树萌了我一脸)。我本来以为这就是最后,但是万万没想到关一帆和程心进入了低光速黑域。那一刻,沧海桑田。


我本来以为这就是最后了,大刘前面写艾AA喜欢关一帆,这下又擅自轮换了double dating的组合。我想他们会死吧,但是神经元系统又给我了一丝希望,他们在星环号里聊天,讲到了绝对的死亡,什么物质都不留下的消逝,宇宙是闭合的宇宙,缩坍到一个体积无限小,而质量无限大的奇点。他们讲到了高程度文明把修改宇宙规律作为武器,肆意建造低光速黑洞长城和对敌方运用降维打击。在此之前自己先适应降维世界。他们讲到宇宙原来有10个维度,已经被这些拥挤的文明摧残得不堪了。他们来到了蓝星——此时此地已成了紫星。他们见到了老熟人智子,在1000米平方的小宇宙内过了一段田园牧歌的生活,我很好奇这对人类最后的亚当夏娃怎么不繁衍,而忽又想起云天明和艾AA可能已经在蓝星上繁衍了一个人类文明而后又被时间的镰刀收割泯灭。


那一刻的沧海桑田。


小宇宙内又是新的时间。


程心在她的回忆录《时间之外的故事》中讲到她的责任。小时候她用功读书是她对父母寄予殷切希望的责任、长大后她努力工作,对航空项目负责、作为执剑人对全人类的生死攸关负责、后来又作为人类最后的代表对人类文明负责,在接受到号召回归运动的宇宙广播后又要作为这个宇宙的一分子负责。


广播中一百七十五种语言对于这个宇宙中曾经存在过的文明不算多,而这其中就有地球和三体的语言,这两颗相距只有4光年的星球、这两个曾经存在于银河系猎户臂旋中的文明是明亮的流星,在宇宙中划过证明它们曾经存在的轨痕。


新宇宙诞生后时间可能占据几个维度,这就是说时间有了前后左右选择的概念。


《三体》剥离了我身上的末日感,未来崎岖坎坷正如我所愿,而我并不是孤身一人。一个人的时候抬头仰望星空,我知道那里存在无数绚烂多彩的世界,我知道这个宇宙很热闹、很拥挤,黑暗森林之外还有城邦山脉平原大海。我看不见你们,但我知道你们的存在。也许你们并不友好,但我很高兴你们能存在。


如果不是大刘的文学能力比较差,我想他模仿一下马尔克斯的笔调,再把故事的节奏排得更疏密有致一些,那么《三体》将会是地球人类文学史上的一颗明艳的宝石。其世界观之宏大,想象力之丰富,可行性之论述严密,在全世界范围内少有,因为不同于那些已经烂大街了的“人文关怀哪家强,举旗反对乌托邦”的软科幻,它是实实在在的硬科幻。 除了技术知识过硬,它的剧情也非常真实,非常有中国特色,而且,在我不大的文学和非类型文学的阅读范围内前所未有,却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边。大刘在写的,就是极有可能发生的未来。大刘不是一个文艺科普小青年,他是死理性派。对于航空学、材料学、地质学、天文学、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量子物理学、电机学、文学、美学、军事学、历史学、人类学、地理学,每一样他都能写得头头是道,信手拈来,并在文中催生出一段又一段故事。这样的人简直可怕。我们应该在末日来临时把大刘大脑切下来脱水,然后送到外太空,把他当作人类文明的存储器,期望有哪一天被其他文明截获。


ps 全书里最喜欢的人是罗辑,这个人无论是脑内虚构女友、找伊甸园隐居还是面壁思考宇宙广播,被大史一路救命,和三体人对决或者建设威慑体系,执达摩克利斯之剑,主持地球文明墓碑,活了200多年,死前最后一句”好了,我要走了,到画里面去了“都特别戳我。这种凭借年龄优势把整个人活得特别立体的在全书其他不多见,程心勉强排第二。罗辑从一开始的个人浪漫主义到威慑度90%执剑人再到玩世不恭老头子,真是轮回一大圈螺旋上升活出人类个体新饱和度。

评论 ( 8 )
热度 ( 18 )

© 白海黑恶势力 | Powered by LOFTER